南康之死的警醒

首页 > 星空故事 > 军人同志 > 2014-05-07

军警文学《南康之死的警醒》

一个身在长沙自称是读者的网友加了我QQ,寒暄了几句,突然问,你认识南康或者白起吗?真的很抱歉,我不认识。不过我们应该是曾有机会认识的,因为都是内蒙古人,都在长沙生活过,都写过名为《但愿人长久》的小说,并且有共同的朋友。我的好友旺仔不仅是他的好友,也是他大学里同年级的校友。旺仔曾对我提起过南康,说有机会一定介绍大家认识,出来聚一下。其实,即便没人介绍,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想认识一个人也非难事。只是多数时候,大家都在各忙各的,我们习惯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因此对身边的人和事视而不见或置若罔闻。

网友告诉我,南康投江自尽了。

我立即去搜索相关消息,又询问旺仔。旺仔正在理发,用手机回复QQ信息。于是知道了3月9日南康就与大家失去了联系,那天旺仔曾约他出来吃饭,他说有事忙而推脱掉,之后房东说他再也没有回来过。他删除掉手机里所有朋友的联系电话,只保留了家人的号码,而后投了湘江,十五天后飘到了湘荫。他的手机已经泡坏了,卡还能用,警察根据卡上的号码联系到了他的家人。家人从内蒙古赶了过来,打出通话清单,自然,他四个月内只有五条通话记录,最后一条是与旺仔的通话记录。

家人联系到了旺仔,询问关于南康的生活状况。他的家人不知道南康是GAY,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死去。

过程就是这样简单,一个生命却已消陨。相信所有获悉的人都会心有戚戚然,旺仔讲到这里自是眼角泛泪。他说南康长得很阳光,但性格太内向了,他曾一度担心南康会寻短见,为了开解还带南康出来和朋友聚会等等。我的群里亦有不少朋友和南康一起聚过,吃饭或者聊天。但终究还是没能改变,或许这对他来说算是一了百了的解脱,我却为旺仔心疼起来,这是他第二次面对好朋友的自杀了,上一次是两个同志,一起结束了生命。

我是没资格评论南康的。

他的文章我看过,和很多朋友一样欣赏于他的文字,感受于他营造出来的细腻的感性世界。虽然同样是在网络上全身心去写字发贴的人,他把灵魂化成了字符,我则只倾注于思绪。他回过我的帖子,是06年9月我组织大家去看烟火的时候,但他没有参加活动,只是说可惜错过了。我想也真是一种可惜的错过,或许大家成为朋友,会有助于打开彼此心结。我带着一种怅惘的情绪在网上挂了一天,在群里和大家闲聊,关于南康的话题仅是一语带过。尽管我试图让大家都来说些什么,但这些小GAY们更热衷于讨论某家帅哥是不是同类,昨天逛街是不是有艳遇。世界象一双巨大的棉花糖做成的化骨绵掌,不管你有天大的事情,它总是软软地接过来,不露痕迹地化了去,藏在每个苦涩角落褶皱和缝隙的背后,都有人舔不完的甜,所以,我们嗜好忘了苦,只去追寻甜。

但心情始终是闷闷的,一直过了午夜。我喝了一杯二锅头,沉沉睡去。凌晨的时候醒来,爱人还在打鼾,,我再也睡不着。索性打开电脑。还是写点儿什么?不管写什么,都当做是纪念吧。

不知为什么,脑子里总回旋着“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句子。我们宁愿相信南康是为情所困为爱而殉,不忍揭开恨的真相。如果爱会把人杀死,我们还要爱做什么?所以爱终究是无辜的,责任在一个人的心灵桎梏。当一个人爱上爱情的时候,常常容易把这份爱情托付给爱人,而爱人终究是个独立完整的他人,同样有自己的人生之路。一路同行到天涯,何其美好的心愿,但这条路又是何其艰辛与漫长。无数个岔路口在前方,无数个路障,坑坑洼洼,甚至,还有蓄意和无意的带错路的人。不能全身心的拥有是为痛苦,但爱得太紧也非幸福。所以我们当警醒于此,执迷之美并不拒绝放手之德。

我想我是个消化能力比较好的人,所以很容易受身边人和事的影响,常常需要及时化解,卸载心理的压力。包括这篇文字也是如此。我无法对南康之死无动于衷,因为它写照于此时此地,生死是一念间的事情,很多同人大概都有徘徊在生死线上的经历。人得学会自救啊,贪生不是该遭人鄙夷的事情,尤其是面对红尘小爱的纠缠,它可以比天还大,也同样比尘土还轻,因为生命是一切的基础,放弃生的权力,人类不可能进化至此,世界也就停止了转动。

其实,死亡是一种诱惑。

因为我们认为死亡可以为一切买单。

但死亡造成的痛苦绝非是让家人亲友伤心那么简单,它也会给我们生存的世界留一条抹不去的疤。

这一路上,我们都在互相借鉴,无形传递着精神的力量,我们需要那种叫做希望的东西。

南康的作品:

浮生六记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