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校生活

军人同志

大概是受《军光》的影响过于大了,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生活,想起了那些逝去的日子,以及处于现在进行式中的点点滴滴,不由有些感慨。记得自己曾经写过好多东西,用来纪念在意过的人,初中时的刘行,高中时的薛峻,光熹,还有一直藏于心底的肖男。那些独立成篇章的文字,我保留在纸上,铭记在心里,当我正式跨入大学的校门时,我曾告诉过自己,不去纪录任何人。可能自己一直对大学生活充满芥蒂,认为那是一个不再纯真的地方,所以,我一开始便告诉自己说,不要像纪录刘行一样纪录其他人,因为其他人不值得你去纪录。

军警文学《我的军校生活》

但我还是投降了,还是反悔了,似乎从小到大我一直是一个容易反悔的孩子,一如自己的决定,一如自己的感情,哪怕当时再坚决再义无返顾再刚烈的如同八女投江狼牙山五壮士,我还是会在以后的哪个深夜独自醒来,独品孤独后,毫无出息的反悔投降。
当然,很多事情现在谈起已经算是后话了,所以,容我从头讲起,讲起这最特殊的一章,从过去式跨到现在进行式,再延伸到自己也不知结果的将来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