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军警小说:西安有情

军人同志

中年军警小说:西安有情



西安有情 - 海军少校



他缓缓走上讲台,望了望台下教室里坐满了的乌压压的人,人群有一些骚动,有一些小声的嘀咕,因为这半年来,大多数是从没有注意过他们队还有这么一个中校,是的,他承认他不是个活跃分子,从不肯在人前展现自己的口才亦或学识,更多的时候,他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听教员讲课。


   这是他在西安的最后一堂课,他知道,如果他不发言,今后将永远没有机会再发言了。


   他顿了顿嗓子,把头低下,好使麦克风正好对住嘴巴,他怕他的声音太低,故意提高了嗓门,话筒里爆发出巨大的的声波,同学们顿时都安静下来。


   “大家好,我……我叫胡杨!”他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太高了,于是赶紧降下声调来。两百多名军官看着他,这让他感到自己脸上很热,以至于他都忘记了教员确定的主题,他赶紧回头看了看黑板,六个大大的字“我所认识的西安”如同一团团鲜活剧烈的火焰跳动在他的视网膜上。西安,这座千年古城,对他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西安,这是我第二次来。之前曾经来旅游过,呆了六天。这次来学习,呆了半年。”他顿了顿,脑海中一片空白,不善言辞的缺点在此时暴露无疑,底下的人群又开始骚动起来,大家彼此交流着即将分别时的感情,似乎没有人关心他要说什么。这使他很难过,萧然的影子忽然在他眼前跳动着,往昔美好的时光又浮现在眼前。


   “当我刚刚踏在这片土地上时,我就被火车站广场前那雄伟壮丽的城墙所吸引,它是那么高大,那么古老,古朴中不失繁华,更难以想象的是,它竟然是完整的!”


   是的,“古朴中不失繁华”,这是萧然对城墙的评价,而且它的完整也是由他和他亲自在鉴定出来的。来西安的第一天,萧然就带着他上了城墙,俩人租了一辆长长的二人自行车,他在前,萧然在后,绕着城墙整整骑了四十多分钟,萧然搂着他的腰,他能感觉到他的体温,这让他觉得很兴奋,在他三十多年的人生经历里,这是第一次和除了老婆红柳之外的人有这么亲昵的接触,刚开始他很愧疚,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做,但是当他看到萧然似火的热情在那双大眼睛中跳动时,他就顾不得这么多了,如果真的有一见钟情,那么这就是。他们绕着城墙说了很多自己的故事,他早已知道萧然是大学刚刚毕业,在沈阳的一家大型外企里工作,这次是公司派他来西安的总部学习的。萧然和他相识在军同聊天室,他发现自己是同志比较晚,也早就过了那个激情的年龄,但他又不甘心自己的后半生就这么默默,尤其是在和萧然深入了解后,他对他的感情点点加深,终于发展成爱。萧然告诉他,说爱上他不求什么,也不后悔,不必让他背负太多责任。他真佩服萧然怎么会这样善解人意,竟然能感觉到他对家庭的愧疚。他只能如实相告:他是怎么经人介绍和现在的妻子红柳认识,怎么过着平淡无奇毫无爱情的婚姻,又怎么最终决定从新疆坐飞机来西安找他。萧然听他说着,笑而不语,只是将头更紧地帖在他的背上,手也紧紧的握住他的胳膊,这让他的肌肉绷得更加紧了。夕阳碎金子似的洒在城墙上,温柔和舒服,古老的城静默着,笔直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回穿梭着,炊烟袅袅,宁静而安详。萧然笑着说,他的性格就像西安,成熟稳重,沉默睿智。他也笑,而后自我解嘲的说那是因为他长期搞干部工作养成的习性。萧然趴在他背上,小声的说,他爱西安。他的脸红了,幸亏是傍晚,夕阳的颜色晕染了一切,行人并不能看清他那绯红的脸。


   “如果说古老的城墙是爱情的开始,那么城墙里的一切就是爱情的进行。”他的思绪和语言完全连成了一体,可下面的听众却并没有跟得上他的思维,但当“爱情”两个字从他嘴中脱口而出时,底下还是安静了,尤其是那些多愁善感的小女子们,她们一脸惊奇地望着眼前这个头发有点谢顶、皮肤白皙光洁的中年男子,她们很难明白,在这个中年男子的背后,能孕育出一段怎样的爱情故事来?“是的,是爱情!古老的城市就要有古老的爱情。”他坚定的说:“当你和恋人手拉着手走在钟楼上,望着四下繁华的街道时,你很难想象古老与现代结合起来会是如何一番景象,但西安却做到了,它做得天一无缝,背后,是青砖白瓦,朱红色的柱子支撑着历经沧桑的阁楼,楼里,就是那曾经响彻古城上空的铜钟。”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