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同志小说:忘了我所有的承诺

军人同志

部队同志小说:忘了我所有的承诺



忘了我所有的承诺 - 舞翼飞翔的猫



序言 向往部队



小时候,爸爸总会摸摸我的头轻声的问我:“荣儿,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呢?”我都会指着爸爸办公室的国旗大声说道:“我长大以后想当人民解放军!像军人叔叔那样保卫祖国!”“哈哈,我家荣儿真棒,有志气!”那时,我就一直向往着穿上绿色的军装。


   爸爸是政府部门的领导,对我从来都是严格要求,从小我摔倒,爸爸都要我自己爬起来不准哭,但我往往是摔倒了哭着找妈妈去了,懂事开始上学之后,爸爸也会空出时间教我识字、写字,给我说抗日战争的英雄故事;我喜欢听抗日英雄的故事,总会随着爸爸说的内容喜怒哀乐着;所以,爸爸也是我心中的英雄。


   在我读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居委会民兵营营长来找我,询问我是否想要参军,虽然我喜欢军人,向往部队,可是我也放不下自己的学业,但营长说学籍可以保留,退伍回来随时都可以再读;可是外婆舍不得我,不要我去当兵,后来还是瞒着外婆参军去了。


   体检那时,看着穿着军官制服的首长们在体检处检阅各个来体检当兵的资料,我心头莫名的有种冲动,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他们产生强烈的好感,那是一种讲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我也在诧异自己的异样。



第一章 绿色军营我的梦



当兵体检过关了,检验的医生在我的资料表上毫不犹豫的填上:“空降兵”三个大字,我想也许我当兵的生涯就要在空军部队度过了;然而,不知道谁给外公透露了消息,使得全家人都极力的反对我去当兵,虽然他们说的没错,学业为主,现在是知识时代;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像着魔一样那些乱七八糟的大道理我怎么也听不进去,我只知道部队是我从小渴望去的地方,那里是多么神圣,而且还有那么多让我喜欢的军人首长,这喜欢是感情上的喜欢。


   后来,外公还是让步了,说小孩子去当兵也许会有出息的;但,我的恐高症他们是知道的,站在4楼都怕得不敢往下看的人怎么去当空降兵呢?最后还是申报上去了,我最终去了无锡的某陆军部队,终于圆了我儿时的梦想,我的军旅生涯带给我的人生一个很大的转变。


   成为新兵以后,我不断的想要做到最好,队列里总是保持饱满的精神,体能训练中总会是跑在前面,要么就是最快完成的一个,做到标准、迅速;不久之后,我被调到新兵连营部做文书。


   文书的职责无非就是做营长、教导员的后勤工作,还有处理营部的内务。到了营部里,已经不用和连队一起出操了;而给连队收取信件成了我最喜欢的一项工作。人家都说当文书就等于白来当兵了,不出操,不操枪练技能等于白废了当兵的时间;也许是这个道理,不过,我倒是觉得文书也是在给部队默默贡献着,就像炊事班一样。


   营长是江苏常州的、而教导员是浙江的;他们向来像兄弟一样好的感情,做什么都是考虑到对方的感觉,遇到问题都是商量着如何解决,从没看到他们俩争得面红耳赤过。当然,营长和教导员也特别照顾我,和他们相处就像朋友一样的感觉,他们没有以领导的架子来对待我。



第二章 为你情窦初开



那天,按照往常的惯例,我又到团里的传达室里收取连队的官兵信件。我们最喜欢看部队报纸了,还有官兵们也都盼着收到各自的信件,所以收信也是我主要的工作。


   抱着一大堆的报纸和信件以及教导员订阅的书刊,也许是我在想着晚上活动的安排,冷不防在路的转角与一位首长相撞,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上的报纸、信件散了一地;我刚想说什么,忽见对方穿着军官制服,还是二杆3颗星的首长,慌忙起立敬礼道:“首长好!”然后忐忑的看着他“对不起首长,我不是故意的。”只见那位首长约摸40来岁,脸上十分的严肃,但眉头微皱,想是刚才被我撞的;我赶忙自己捡起散在地上的信件,立正在原地等待首长的批评。


   “哎哟,你看这……这,不好意思啊小同志,我因为有事走得急了,你没事吧?”没想到首长不训我反而向我道歉,“谢谢首长的关心,我没事。”他还是微笑着问道:“你是文书?连队这么多信件啊?!”“报告首长,我叫吴清荣!是新兵营营部文书。”首长右手拍拍我的肩膀“呵呵,不要这么严肃,我不是什么首长,我是刚调过来的黄团长。”啊,听教导员和营长说过今天团里新调来一位新团长就是他啊?没想到还给我撞到了,晕死,看来我以后得小心了;“黄团长,对不起,有撞痛您了吗?”黄团长却哈哈大笑:“哈哈,军人嘛,还怕痛?何况刚才是我撞你的,应该我道歉才对,呵呵。”我此时心里十分的甜蜜,要知道,职位这么高的领导,对我们战士这么客气还是第一次遇到,之前在学校,连那些小小的老师都高高在上的感觉。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