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同志小说:坦克团往事

军人同志

军警同志小说:坦克团往事


(1)


上个世纪的1986年初春,天津东丽区李明庄郊外北京军区51418部队坦克团高炮连。

那一年我刚过20岁生日,从军区教导队提干受训回来,分配到连队实习。想想自己16岁离开北京大都市来军营当文艺兵,最后竟鬼使神差放弃了自己喜爱的舞蹈专业,学起来炮兵指挥专业,以后就要成为职业军人,理想主义的我顿时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熊斌,22岁,四川江津人。个子不高,厚厚的嘴唇,瘦瘦的,皮肤白晰晰的。一嘴的“啥子、啥子”的四川话。年龄不大,却已经是3年的老兵了,因为能吃苦,军事素质好,熊斌早早的就入了党。连队已经2次把考军校的机会让给了他,无奈初中都没毕业的他文化课底子薄,2次都考砸了。为此,他一个人经常在营区外的鱼塘边做沉思状。要知道,那年月从部队退伍回到地方的农村兵也只能回家务农,没有其他的出路。从遥远的四川盆地来到北方平原当兵,多数的战士是想借此机会改变自己务农的命运。本来考上军校是一个最好的出路,但是没办法,命运跟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偏偏机遇就这样与自己擦肩而过。不但没有脸面跟家里人解释,就是在连队里也没有法子交待。连里文化高的战士有好多,一门心思找路子考军校的战士也很多,没考上军校等于浪费了名额,那份尴尬,可想而知。不过,熊斌考军校是大家公认的,熊斌乐于助人、喜好拔刀相助、人缘好,全连队的战士大大小小几乎都受过他的帮助的。尽管如此,熊斌从军区考场回来还是闷闷不乐,一脸的愁容;似乎很难从失败的苦恼中挣扎出来。

我就是这个时候来到高炮连的。因为到连队报到的第一天已经很晚了,来不及张罗床位,刚好熊斌又不在连里,就只好临时睡在熊斌的床上准备将就一夜了。

4月的北方天气乍暖还寒,憧憬着以后就要在这里开始我的准军人生涯,我夜不能眛。熄灯号刚吹过,没想到这时候熊斌回连队了,见到我的窘况,熊斌用商量的口吻说:“如果你不在意,两人就挤一挤,就乎一夜吧。”好在刚来军营时有睡大通铺的经历,我便答应了。

因为有心事,熊斌在床上辗转反侧,时不时还小声地发出叹息声,我不由得关注起他来。主动套近乎,小声地问他:“考得怎么样?不理想吗?”

熊斌叹口气回答道:“可不是,又考砸了。都没法子向连里交待了。真丢人!”

“这算吗?明年准备好了再来考吗。”我安慰着他;

“那里还有明年呦,就是明年还让我去,我也考不上。乡下人没那墨水啊。”

“既然不愿回家,又考不上军校,那就跟团里说说明年转志愿兵好了。”

“小排长,你真是城里的书呆子,这事哪有你讲的那么轻松呦。”

“别泄气吗,可以试一试。到时候我来帮你。先睡觉吧,明天还要出操呢。”

“睡不着,两人有点挤,我还是站哨去吧。”

“得了,我也睡不着,一起去外边遛遛吧。”


(2)


初春的北方夜里,还有点寒气逼人。和熊斌一起走在连队外的操场上,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尽管我极力掩饰,但熊斌还是察觉到了。他脱下自己的外衣被在我身上,我一再逞强推辞,他执意让我被上,最后熊斌用命令的口气说:“别推了,我们乡下人不像你们城里人那么娇贵。冻坏了明天就没办法出操了。早上可是你第一次和连队的战士见面啊!”

“好吧。你们为什么退伍不愿回家?落叶归根,回家多好!”我不解地问道;

“我们那里是四川丘陵地带,穷的很。光靠种地是没办法富裕起来的。我是家里的独子,不在这里扎下根,是没办法让父母以后享清福的。所以我苦恼的很。”

“那就退伍以后来天津,干个小饭店什么的,多少能赚点钱养家的。到时候我帮你做。”

也就是我的这句话启发了熊斌,从那不久,熊斌真的就被调到司政食堂干大厨去了。

“真羡慕你,文艺兵就够美的了,还提了干,以后有铁饭碗了。”

“你哪里知道我的理想,小时候的梦想是在大舞台上跳一辈子的舞蹈。这下全完了,以后只能穿着绿军装,与一帮秃驴混了。再见了,我的梦。告别了,所有的浪漫情调。”

“瞧你说的,好像我们当兵的都不懂情、爱一样,其实战士的情份不比你们薄。小瞧人。”

“是吗?那我就好好享受享受吧。看以后有谁来和我交朋友,和我谈情调。”

“你那么怕寂寞?都说你们文工团跳舞的风骚的很,是不是你也很风流啊?小排长。”

“我跟谁风流啊?连队连个女兵都没有,我跟你风流?”我有些开玩笑的说,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