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同志小说:剩一世无双的你仍眷恋着我

军人同志

军警同志小说:剩一世无双的你仍眷恋着我



<剩一世无双的你仍眷恋着我>



初遇那刻


   太阳快要落山了,昏昏黄黄的。幸而远处有一片烧云,一大片热烈的红,让人提起精神来。


   战士们排好了队列,唱着一支歌,从这里路过,他们笑着。


   傍晚的风呜呜咽咽的起来了,淡淡的月亮也迫不及待的出来了,还带了零散的几颗星。


   领导慢腾腾的走在路上,过往的战士们同事们和他打招呼,领导微微一笑,继续盘算着:明天几点开会,需要说什么事情,来了什么新文件,某某单位有什么事情需要提上日程…


   最后他的眼前浮现了一张脸,略带惊讶的脸。微笑着的脸。


   他遇到的一张脸。


   他一直在想,有些不安的那句,没事,没事,啊,领导好,对不起领导。


   像电视剧里的老一套,领导走着走着,看见一个战士,眉头深锁,不知道想着什么。领导停下脚步,饶有兴趣的欣赏着,战士想的入迷,领导看的入迷,于是,撞上了。


   于是,遇见了。


   领导的衣服肘部蹭了一块灰,不知道为什么,领导一直没有擦掉。


为何要寻


   夜风终于送来了一点清凉。这点清凉让领导从沉思中醒来。于是他加快了脚步,冲向战士餐厅,有人问他,领导今天怎么想起来这里吃饭了。


   领导笑,看看年轻人伙食怎样呗,关心关心。


   领导试图在一片一模一样的军绿中,一片相似的面容中找到那张脸。


   他看见战士和两个战友一起,收拾着餐具。水龙头里淌出了凉水,战士的手湿的,干净的手指在餐具上跳动,鼻尖和额头好像还有些亮晶晶的没有褪去的汗珠子。


   有人说,领导,您的饭。


   等领导再看的时候,战士已经收拾好,从侧门里出去了。似乎对领导注视的目光丝毫没有感觉,就那样出去了。


   领导低头看手里的餐盘,突然有些恼怒。领导压制了想把餐盘摔的稀烂的冲动,坐下,恶狠狠地吃饭。


   惊得炊事班的小战士手足无措,今天领导怎么回来?饭菜做的不好?坏了坏了,要倒霉了!


   领导想问,那个战士哪个连队几班的?


   是哪个领导跟前的司机还是通讯员?


   不对不对,老兵了,不会是小车司机或者通讯员。


   找人来问问?


   不行不行,人家叫什么我都不知道啊。


   对了,老兵!


   领导一阵欢喜,风卷残云似的收拾了饭,十二点方向,冲,办公室。


   看看哪个地方三期多,哪个地方有三期不就行了?


   领导满意的笑,哈哈,以后得多下下面了。


爱而不见


   战士一定不知道,战士想,四期不签了,过了这个夏天,就可以回家的。


   于是蝉儿聒噪的叫声悦耳,夏日毒辣的太阳温暖,就连水杯上凝结的水珠都晶莹剔透的,特别好看。


   战士又有一点难过,军装穿了这么些年了,真的要分开吗?


   当初不就是舍不得,才续签,调到这个地方来的吗?


   战士摇摇头,把这些快乐悲伤甩掉,仔细的展了一下床单,捏了捏枕头。


   有人叫,班长,班长,有球赛,去吗,走,给我们加加油吧班长。


   战士想了想,说,你们去吧,我看会书。


   拉过凳子,一支烟,一本书,一杯水。


   静下心来。


   战士突然觉得,好像有谁在看自己。


   战士想,当兵当久了,神经病。


   一个大院里除了探头谁看我?


   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于是战士捧着书,读出声来。


   战士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篮球场上正热火朝天。


   某某连队大比分了,某某班长错失了投球的好机会什么什么的。


   领导住在台上,目光扫来扫去,希望看见一个矫健的身影投个球或者是一张熟悉的脸笑了皱眉了。


   领导略有失望,在他的叹息声中某位战士一个漂亮的假动作,传,接,投,一气呵成。


   领导假意微笑,不错,这个漂亮。


   蝉儿继续聒噪的叫,太阳继续热辣辣的耀武扬威。


   领导起身,说,我先回去一趟,有份文件我看看。


   旁边的人问,快结束了,等等结果吧。


   领导苦笑,这么大比分,还有悬念?


   领导想,再不走,心不在焉的,能瞒过谁?


   战士的读书声静下来了,战士放下书,


   心想,这帮小子发挥怎么样?去看看吧,看一次少一次了啊。


   战士到球场的时候,战士们喊,班长,班长班长,大比分,哈哈,怎么样,你的兵可以吧?


   战士笑,辛苦啦,给本班长好好讲讲。


   兵们假意埋怨,班长,早点来,比分更大,都怪班长。


   战士继续笑,怨我怨我,走走,服务楼。


   战士们喊了,班长面子能不给?弟兄们,走着。


   喧闹声便淹没了这个夏日。


是耶非耶


   司机打来电话,领导,下午三点去某兄弟单位开会,过会我在您楼下。


   领导斜靠在后坐上,想着,小司机和战士应该认识吧,问问?


   不行,无缘无故问这个干什么?


   此地无银三百两?


   总不能说,哎我看上一个人儿,你认识不,给我说说?


   大门岗敬礼,出门,,转弯。


   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领导眼角的余光里。


   领导问,这个时候战士们在门口干嘛?


   司机笑,收寄东西啊,像某某,某某,这些快递之类的都是这个时间来。怎么了领导,需要收寄什么吗?交给我。


   领导揉了揉太阳穴,没事,我问问。


   领导想,也许我该歇歇了,看见几个战士都觉得是他。


   下午的会议照例而冗长,你发言,我发言,敲定方案,回去传达执行。


   只是领导心绪不定的,第一次有了百无聊赖的感觉,领导在纸上画了一个笑脸。


   可惜领导画的笑脸草草的,没有五官,模糊而遥远,只有一个微扬的嘴角,真实的,向着领导,笑了。


   领导的车离开的时候,战士疑惑的挠挠头,问,刚才车谁的?


   战友回答,领导的啊,怎么了班长,你认识?


   战士说,不,不,我总感觉…没事,走了。


   战士坐在床上,撕开包裹,心想,今年多买几件便装吧,得多穿几次,适应一下。


   他抬头,拿起笔,想在日历上画个圈。


   又放下,笑自己,何必着急,急什么,熄灯前再说吧。


   又有风吹来了,叶子响了,叶子说,别画啊别画啊班长,画了就少一天了呀。


见或不见


   领导把烟头用力按进烟灰缸。


   看了手表,十分钟开饭。


   领导暗骂,x的,这回提前去,你还能不吃饭?


   领导冲门外喊,告诉他们,今天我还去大食堂,别做我的饭。


   十点钟方向,全速,冲。


   领导下了决心,快步出门。


   炊事班的战士们围了围裙,忙里忙外。


   领导踱着方步,进门。


   炊事班的战士想,妈呀咋又来了!


   领导笑眯眯的,不忙不忙,我随大家吃,不忙,孩子们。


   领导拿了餐具,慢慢敲着,眼角余光瞅着玻璃门。


   过了一会,余光变转为目不转睛了。


   开饭铃声响了,然后便是一股一股绿色流入食堂。


   有领导在,沉闷了一些,有些年轻的班排长说,来,饭前一支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