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往事:我在警校的那些事儿(下)

军人同志

“我在想象刘黛玉是个什么样子!”说完,他开始放肆的笑。

“你彪了是不?”我斜眼看着他,气不打一处来。

“不好笑吗?”他笑够了,看着我说,“那我再说个好笑的。”他眨了眨眼睛,四处撒摸着,“唉,妈,你说我爸手上以前有汗毛没?”他不知什么时候又瞄上了父亲。

第137节

“有啊。”母亲疑惑的看着他,又看了看父亲正在揉面的手。

“那怎么揉了面手上的汗毛都没了?”他笑着指着父亲的双手说。

“哈哈,你这孩子!”我还没反应过来,父亲倒是先笑了出来,“冲你这么说,今晚这些都得你吃了!”

母亲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亮子,别说我以前还真没注意,以后不能让你爸和面,添附物太多!”

一时间家里的气氛融洽到了极点,高亮真正的融入了我的家庭,如果这一刻能够永久,那该多好。

那天晚上的饭菜很是丰盛,母亲似乎因为我忌口很久没有做菜技痒了一般,这一次趁着高亮来了痛快的展示了一番,满满的一大桌子和过年无异。

高亮陪父亲喝着酒,聊着天,夸张的渲染着他在“12.9”比赛中的经历,让父母很是开心。

虽说我只能喝西红柿汤,那一顿饭却也觉得十分可口,看来吃什么真的不是最重要的,关键得看和谁吃。

饭后,高亮想要收拾桌子,却被母亲赶了回来,“你哥在家都不收拾,哪有让你收拾的道理。”母亲如是说。

于是我和高亮再次回到了我的房间,喧闹的世界再次因为两个人的面面相觑而变得冷清。

“你是不是对我已经无话可说了?”我打破沉静。

我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感觉,如果要死,就死个痛快,免得我再纠结不清。

“你选择放弃和我说了吗?你选择不辞而别和我说了吗?我的心五分之四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还能说什么!”高亮等着他那不大的眼睛,激动的说着,浑身颤抖,一开始的声音很大,后来顾及门外的父母却又再次归于平静。

“对不起。”我无法直视他的眼睛,只好低着头不看他。

“操,对不起有个JB用!你知道我这一个月咋过来的吗?天天喝,天天喝!喝多了看谁都觉得是你,这样我才会好受些。”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低沉的说,但每一个字却如同锥子般深深的扎在我的心坎上。

我走了过去,想要拥抱他,谁知他却把我推开,定定的看着我,“哥,你想好了,我爱你,你知道,但我不会逼你。”

“如果我要是告诉你我不爱你呢?”我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激动的眼神。

“那我就不再烦你,默默的爱你,直到毕业。”他也直视着我的眼睛,我再次看到了他的坚定。

“那可别,我怕你憋坏了。”我再次想要拥抱他,他却再次把我推开。

“哥你是不是拿我当小孩?高兴了陪我玩两天,不高兴了就把我挂在晾衣杆上晒两天?”他依旧充满疑问,只是态度有所缓和。

“这一次不会了,亮子,真的。”我再次被他执着的眼神所感动,颓然的坐在他身边,看着他说。

他轻轻的抓起我的手,看着我,“哥,如果再有下一次,我那五分之一的心脏也许就不会造血了。”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却成功的把高亮的脑袋搂进了自己的胸怀,脸在他的短发上蹭着,久久不愿意放开。

“哥,你有纸和笔不?”他突然从我的怀中挣脱出来,看着我说。

“咋地?”我不解的看着他。

“立个字据,防止某人将来反悔。”他起身走到书桌开始翻箱倒柜。

“靠,我是那样的人吗?”我翻身躺在床上,看着他在书桌上折腾。

“咋不是啊,你自己什么样人自己不清楚啊,说一套做一套的,一开始我还以为有了名分就能过上小桥流水人家的日子呢,没想到却过了一个多月的枯藤老树昏鸦!”我再次见识到了他的无赖本性。

“好吧,随你!”我不再说话,心里泛着甜蜜。

我看着他在纸上涂抹着,折腾了将近半个多小时。

在我快要睡着了的时候,他突然坐到我的旁边,将纸和笔递给我,“签字画押!”

我坐了起来,看着眼前这张被他涂抹得不成人形的白纸,差点没有喷出来。

纸上划着两个小人,一个脚踩足球,旁边一个勾拉出一个对话框:我是出尔反尔的刘明飞;一个手抓着篮球,依旧是一个勾拉出一个对话框:我是锲而不舍的高亮。

两个人中间写了几行字:第一次见面,刘明飞犹抱琵琶半遮面。等高亮爱上他,才发现刘明飞是个闷屁。闷屁想要逃避,高亮紧追不舍,誓死要把闷屁变为响屁!

“咋地,快点签字!”他见我笑得上不来气了,抓着我的脑袋,恶狠狠的说。

“在哪签?”我笑着问他。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