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月,那军营

军人同志

军警文学《那年,那月,那军营》

晚上他来打电话,这是一次很长的谈话。因为自从上次在电话里为彼未来而大吵后。我们在没有通过电话。这一次彼此都很平静。开始阶段谈彼此现在的生活。

之后回忆起曾经在一起的时光,似乎有了更多的话题。他说我们的遇见应该算一见钟情吧。他从没有会想到,对于一个男人,会付出如此的感情。他也曾矛盾过,也曾逃避过。但是最后还是抵不过。于是不管周围战友们的眼神,不管别人的背后评论我们。爱的很透彻。他说这辈子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那是他第一次为自己做主的一次。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带自己爱的人回家。现在想来,他不会在有那些勇气。在他说这些时,我一直在静静的听,一面笑着。是啊过去真的是太美了。那份最纯的感情,许是这辈子可能不会在遇到。

他说从前太自私了,爱一个人就是让他幸福,而不是苦苦的牵着他。“如果遇到爱你的”就找一个吧!这句话,成为了这次后半段谈话的主要内容。我说我会的。会找一个的。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曾尝试过,但是结果却是自己不想看到的。这一次,谈话的结束,自己心里真的一下子轻松了许多。真的可以放下了。希望能遇到一个自己爱的人。呵呵。希望吧。

我们的故事。

初识

那是团队组织的一次大型的培训。所有基层尖兵,及机关一些领导的兵。都出现在这次培训会上。这些人大都有自己的特长。无论是基层兵,还是机关兵。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有着出色的成绩。而我被选中完全是意外。因为那段时间连队要外出执行任务。连队领导考虑到我的身体,就决定让我来参加这次培训。反正只是培训又不会涉及到连队排名。对于我个人,正好也不想去参加这次任务。于是很痛快的就答应连队领导。

这次培训的主题是科技文化建设部队。大置的培训内容就是对当前的一部军旅体载的电影进行点评。并且组成一个新型式的谈讨会。之后拿到全军就行推广。人员将从这些精英中选出。(我是除外的)因为第一次出现。就让所有都认识了我。

那天,我还是按平常一样,手里抱了一堆书,身后背着一个大吉它。慢慢的走进培训班。选了最后一排,靠角的位置。旁若无人的听起音乐来。也许是我这身行头引起了,培训班主任注意。总之是看我不爽了。为此在培训班开始第一次课时,就大批,说来这不是玩的,也不是养大爷的。如果有人这样就快点回去。说这样话时他的眼神是一直往我这个角落里看的。而我也没踩他。自己还是看自己的书。管他说什么呢?估计是主任实在忍不住了。就叫大声的叫起我的名字。叫我出列。切,出列就出列如何。

原来他让我谈一下对那部电影的看法。切,太小看我了。这部电影我早前就在军网上看过,并且和一些战友在网上还进行了一些评论。看着我在台上滔滔的讲起来,主任的脸色由刚开始的黑黑的脸慢慢变得红润了。

当我讲完走下讲台时,整个培训班突然静的出奇,大家都在看着主任。这时突然从某个角落里有人鼓掌起来。我顺着掌声看过去。当时记得最清的就是他那浓浓的眉毛。

这件事之后主任没有在难为我,反而之后还有很多事求我。特此在培训班上,你总会看到一个背着吉它,每当休息时就一个人在角落里弹吉它的上等兵。

和他的第一次谈话,就缘于那把吉它。因为我的性格的怪异。基本是基层离我远之,机关不屑我。我到是更喜欢这种感觉。一个人活得挺好。

有一天下午,我在弹吉它时。不知为什么有一段总是谈不好。这时身后有一个人在说,,你应该在扫一次弦就好了。我抬起头一看,竟然是他。浓眉毛。我一面弹一面说“是你啊!我们这样的相识了。从那以后每当我弹吉它时,便能看到他的身影了。我们就样的相识了。我上等兵,他一级士官。

感情这种东西有时你真的无法去控制。在那种环境下最可怕的就是习惯吧。习惯他的出现,习惯我弹他唱。习惯他把写的日记给我看。习惯…………

我曾看过他的一篇日记,关于我们关系的定位。为此我特别的和他谈过一段话。对他说我们的关系不像他在日记里写的那种。没有什么可疑惑的。我们就是好战友,好兄弟。不会发展成什么特别关系的。当时自己还冲老大哥的对他说小鬼,思想不要那么复杂嘛。其实繁杂的不是他而是我。

最先发现感情特别的是我,随着彼此越来越熟悉。我发现我们的关系越发的不正常。因为我们都习惯在某个路口等待对方一起去培训班。习惯在一起聊天。给彼此买一些零食。同时天冷时自己竟然第一时间想的是给他买厚一点的鞋垫。特别是在白天和他在一起的一些有意思的事。晚上睡觉时在想起来,傻傻的笑。在梦里竟然梦到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告诉自己这是兄弟情。可是好像这个论证又不能成立。开始逃避,开始让自己不去见他。可是自己却做不到。做不到。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