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同志小说:小流氓和警察(2)

首页 > 星空故事 > 军人同志 > 2021-06-08

余小豆笑了起来:“你是没见到,那个审老子的雷子长得高高大大的,一张脸上别说痘了,屁个痣都没,白净得和砒霜似的,讲话又死板,腔调和念课文一样,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文革小将红卫兵转世。”

顿了顿,余小豆又道:“算了,不提雷子了,晦气。我问你,上回你带来喝酒的那个小青年呢?好久没见你和他在一起了嘛。”

阿三愣了一下,随即压低声音对余小豆说:“死了。”

余小豆僵凝三秒钟,一口啤酒就喷了出来,他顾不得擦一擦,忙就问:“我靠你妈演习呢说死就死?好好一个人没病没痛的怎么就归位了?”

阿三把声音压得更低:“那小子原先是个直男,硬被杨哥掰弯了,杨哥其实对他没啥感觉,在一起就为图一好玩,前段时间杨哥不是要和嫂子结婚吗?就把这事和那小子挑明了,还说了一堆狠话。那小子想不开,买了一瓶安眠药……”

余小豆愣了好久,喝了口啤酒才眨巴眨巴眼睛,慢慢道:“我靠这悲催的狗血都赛琼瑶了。杨哥把直男掰弯?掰弯直男?”

余小豆反复喃喃着,阿三正想骂他你念经呢你,余小豆就突然露出一个很奸诈的笑,小算盘打得噼啪直响。

“小余,你怎么了?”阿三看他表情瞬息万变,以为他中风了,很紧张地戳了戳他,余小豆一下转过脸来,低声道:“喂,我想到一个捉弄那个砒霜警察的游戏,最近老子闷得背脊上都要长青苔了,逗他玩一玩也好。”

晚上,余小豆把头蒙在被窝里,他喜欢这种闷闷小小的绝对空间,亮一把手电,假装世界上什么鸟都死绝了,只有他一个人,被子是混沌,他余小豆是盘古。

余盘古先生摸索出被自己揉得皱巴巴的砒霜警察的名片。挺单调的设计,现在名片制作花头精贼多,那警察先生却扣死了一板一眼,连个水印都不带的,看上去就和那种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款式一样。

名片上印着砒霜警察的名字,讨厌死了,居然叫安民,好像自打他从娘胎里出来他妈就给他扣上了警帽似的。

余小豆撇撇嘴,照著名片上留的手机号码拨了一串数字。嘟嘟的等待音响起,好样的,余小豆想,不愧是人民公仆,连个彩铃都不用。

过了一会儿,打通了,手机那头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平的和男人的胸一样,半点波澜都没有。

“喂,您好。我是安民。”

余小豆咽了咽口水,大半夜打骚扰电话给警察这档子事他还真没做过,心里竟然有些发毛。但余小豆是属于那种即便真的没底也不会让人看出他没底的人,于是他清了清喉咙,换上那种惯用的地痞强调:

“安警官,哈哈,这么晚还没睡呐?”

手机那端沉默片刻,随即问:“请问你是哪位?”

“我呀我呀。”余小豆把玩著名片,“余小豆呀。”

“哦……”又是沉默,然后一句,“余先生有事?”

余小豆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咧了咧嘴:“我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我没罪你不照样可以把我领到局子里喝大半天的茶?”

“没事我挂了。”

“哎哎!”余小豆急了,我靠有这么自说自话的人民公仆吗?他连忙道,“那什么,我有事我有事!”

“什么事?”

“我……我……”余小豆支吾半天,憋得脸都红了才憋出一句,“我想请你吃晚饭。”

草。此话一出,余小豆恨不得自己甩自己一巴掌,什么狗屁台词,哪有一上来就拖着别人吃饭的,拿一顿大餐来勾引警察,拜托,警察又不是警犬!余小豆翻翻白眼,静候砒霜警察撂电话,但等了半天,那端却这样问:

“哦……为什么?”

为,为什么?余小豆语塞。

难道告诉他自己和朋友设计了一个追警察的游戏?胜利条件是掰弯直男警察推倒直男警察扯掉直男警察的警服然后锄禾日当午清明上河图最后陈世美俯身翻脸不认人折腾得警察先生孟姜女哭长城?

除非我活腻味了。

余小豆啧啧嘴,说:“因为我妈妈告诉我,军民鱼水情,你工作也挺不容易的,白天的事是我在无理取闹,我为了表示歉意想请你吃顿饭。”

“不用了。”手机那头的安民说,“心意我领了,饭局不能去。”

“喂……”神呐,玛丽亚,这年头居然还有如此廉洁的官员?

“再见。”

说完就挂了,空留余小豆同志张大嘴巴怔怔瞪着手机。你妈个B安警官。你知不知道老子的饭局有多少青春年少的窈窕淑女争得头破血流啊你个王八蛋死砒霜红卫兵面瘫王,你丫有眼不识泰山把老子一颗红果果的好心当作驴肝肺啊混账!

腹诽到这里,余小豆噎了噎,他有些心虚,因为自己的确没安好心,他这叫黄鼠狼给鸡拜年,请的是一场鸿门宴。

共109页: 上一页2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