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侦察班长偷偷的性与爱(完结)

首页 > 星空故事 > 军人同志 > 2021-06-09

军营侦察班长偷偷的性与爱(完结)

军营侦察班长偷偷的性与爱上半部分

以下文章是根据石永涛同志以前断断续续的口述整理而成的。

可能有法律风险,因为没有经过石永涛同志的授权。

口述:石永涛执笔:帅哥坐家永涛往事(一)

石永涛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

他家在广西阳朔县农村,祖辈都是漓江边上的农民。

虽然物质生活不是很富裕,但也苦中有乐。

父亲平时种种田,闲时到漓江里面打打鱼到圩上卖补贴家用。

永涛学会游泳是在五岁那年。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哥哥们和村里一群小伙伴结伴到村子旁边的漓江里游泳,小永涛打着赤脚屁颠屁颠地跟在他们后面。

漓江的水真清啊,头顶的太阳是那么的火辣,即使躲在树荫下,小脚丫泡在冰凉的河水中,他也不过瘾,非闹着下水不可,哥哥拗不过他,只好让不会游泳的他下水。

哥哥说,让你不下你非下来,今天你不学会游泳我不让你上岸,说完就把他扔到了深水区,当然哥哥们会在一旁保护他。

在喝了无数口水后,日落时分,已经筋疲力尽的他居然学会了几招狗刨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整个夏天都泡在河里了。

石永涛8岁才上小学一年级,他顽皮捣蛋,天生就不是念书的料,刚进课堂第一天就把同桌同学给打了,原因是他问人借铅笔,别人不给。

他因此被老师赶到晒谷坪改造的操场上晒了一节课太阳。

迷迷糊糊念到初中毕业,他已经长成了一个一米八几的大壮小伙子,饭量特别大。

父亲很满意的说,你这么能吃,也该帮家里干活了,又是一个壮劳力啊!

他在帮家里做了一年农活后,有点懂事了,比以前沉稳了许多。

和父亲一样,他闲时也会划着小竹筏到漓江上打鱼。

这天拿了一竹篓刚打上来的鱼到圩上卖,很快鱼就卖完,他顺便逛逛街,看看西洋景。

长这么大,他连县城都没去过,觉得这乡下的集市就是世上最繁华的地方。

不知不觉走到乡政府,他被这里得征兵启示给吸引住了,去年村里有个青年去参军,胸戴大红花,又是锣鼓又是鞭炮地送行,别提有多威风。

他不禁心痒痒,回到家和父亲一商量,父亲觉得这是件好事,指不定还能混出息了回来光宗耀祖呢,很支持他。

凭他的身体条件,体检一点问题都没有。

就这样,他离开了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的家,成了七五二**部队的一名新战士。

永涛往事(二)

石永涛是个生活散漫惯了的人,初到一个管理如此严格的地方,他很是不习惯。

但部队的生活条件比起老家农村来,可是要好多了。

所以他不会像那些城市里来的兵一样,三天两头想家。

班长们都喜欢体罚新兵,但也要看人去,像石永涛这样基本不犯什么错误的兵,是找不到借口的。

石永涛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如果惹火了他,他的火爆脾气是谁也受不了的。

他刚到部队不久就打过一个欺负他的班长。

事情是这样的,那班长跑到他们排房,坐了他的凳子,正好他要用这个凳子,于是叫那班长坐别人的凳子,那个班长白了他一眼,根本不尿他,他有点火,再次说:“请你让一下。”那班长还是不理他,他火了,抄起旁边的一个凳子对着人家的头就是一下,那班长当场血流满面。

为了这事,他差点被退回原籍。

后来师橄榄球队来他们团挑人,看他的体格正是打橄榄球的料子,于是他就入选了。

师橄榄球队的那些人,全部是些野蛮人,倒还对他的路子,整个队伍很团结,在后来的全军比赛中,打进了半决赛,并获得了第三名。

再后来他也转了士官也开始带新兵,也学会了班长们体罚新兵的恶习。

直到那一年,看到了他这辈子最忘不了的人,他才体会到爱一个人的滋味,可这是暗恋,痛苦的暗恋。

他也知道,像这样不但在部队是不入主流的,在全中国全世界都不入主流。

这是一个来自广州的新兵,在部队里,几乎看不到广州人,他是一个特例,从他进部队的第一天起,石永涛就注意到了这个黑黑帅帅的小伙子。

这时候,他已经被战友们称呼成六班长,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篮球场上谁也惹不起的六班长。

小伙子叫何鹏,长得很精神很帅气,尤其是眉宇间透露出来的气质,不是一般战士能有的。

吸引石永涛的是他想问题时紧皱的眉头还有他打篮球时投进球后那灿烂的笑容。

石永涛除了在生活上多关心关心何鹏外再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引起他的注意了,因为何鹏永远是那副对谁都不在乎的神情。

共33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