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书店老板

耽美同人

耽美小说《租书店老板》

书评:

我们何其幸运

"老板,租书!"这句话,我大概从初一开始一直嚷到现在。也嚷出感情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翻到这篇文的,当时一看名字就觉得亲切无比,立刻收藏,前晚上一口气看完,看完越想越激动,感想是:真实且轻松、平淡却不平庸,好文。

可能我这么说有点夸张,但这并不是说我没去过黄果树于是冲着山泉都大叫“瀑布”。

首先这文很吸引我的一点就是人物身份的设定以及比较写实的风格。我看过的耽美文不多,但绝大部分YY的痕迹都很重,人物背景设定比较理想化,于是读起来往往不若《北京故事》、《放生》、《扬州一梦》这类同志小说让人感受深刻。轩辕悬大人这篇《租书店老板》应该是界于耽美同志小说之间,但更偏向与同志小说。人物身份、背景的设定以及作者对男性心理细致合理的表现导致这文风格比较写实,但文章中两主角相处时的部分对话、动作又不时显露出些须女性的细腻和敏感。作为故事的叙述者,也是文章的线索,主角钱季鹰(租书店老板)这一身份的设定很妙,相信一看到文章名每位租过书或碟的读者脑子里很快会浮现出这样一个小店老板的形象,然后结合作者的描述在文中重新去认识这么一个可能就在自家楼下开店、其貌不扬的小男人。作者选择第一人称叙述,于是在文中几乎找不到对钱季鹰外貌的描写,事实上这也根本没有必要,因为对于出租店老板的形象,大家心里隐约是有谱的,读者需的是要了解这个人的心理,而作者用第一人称描写正好在这方面提供了便利,缩减了读者了解、理解文中人物的时间,让读者可以很地投入到故事中去。与租书店老板钱季鹰相比,文中第二主角“道上的小哥”沈斌这个角色给人感觉稍微架空了一点,不过作者将他心理上的变化掌握的十分不错,由一出场时染了头蓝毛、举动很毛躁的小鬼头转变到后文中依然倔强但已经懂事不少的好宝宝,期间,我们真切的感受到一个叛逆的男孩子在长大,同时也了解了这个过程之中付出的辛酸。

其次,有情节有细节及两者间取舍得当,这也是这文让我感觉相当好的一个原因。

小说情节不吸引人,估计很难让人打起精神看下去;但如果没有细节支持,人物活不起来,就会显得没说服力,而若细节过多,又会淡化情节,就看作者怎么去取舍。《租书店老板》中沈斌因对钱季鹰的好感有意表现出轻浮态度,哪知两人却因为几张碟片发生争执、一时冲动动了手,沈斌打伤钱季鹰蹲进劳教所,却又因钱家使的小动作害他在牢里过失杀人,同情、内疚……两人之间也因此生出并不浪漫的羁绊。情节偶然与必然并存,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文中作者并没有将很多细节做清楚的处理,几笔轻松带过,留给人想象的空间。比如老好人钱季鹰动手打人,这是文中一次重要转折,作者并没有详细交代原因,看似莫名其妙没有原由,连主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反常".但结合上下文中细节的描写,读者很快可以理解,沈斌的轻浮态度,以及将“同志片”称为“鸭片”等等,刺激到了性取向异于常人的钱季鹰,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他一直忍耐,终于在这次冲突中爆发。文中有不少主角不经意的抱怨、戏言,轻松诙谐,在不知不觉中起到烘托环境强化人物性格的作用。比如在沈斌打伤钱季鹰丁红梅上探望时双方的神态、语言,以及沈斌的小弟上门“威胁”的态度,包括沈斌直接喊亡母丁红梅大名等等,无一不在暗示人物心理与情节铺展的轨道,细节与情节融和,让小说有吸引力也有说服力。

我开头就说,这文给我的感觉是,真实且轻松、平淡却不平庸。“真实”来自于细节上的支持,也就是说让人相信这个故事,原因上面也说了。但平淡、轻松、不平庸这些感觉又从何而来呢?作者用第一人称叙述,基本上是倒叙,也就是回忆,中间也穿插着些插叙。叙述的口吻像个小老头发牢骚,主角打着趣叽叽歪歪,如同小葱拌豆腐,平淡中又透些辛酸,与其说是辛酸,不如说是一种苦尽甘来的满足,别有一番滋味。我记得曾经看《北京故事》一文时,也是被文中陈捍东回忆往昔时光时那些的平实的细节所打动。但《北京故事》的叙述平静中带着辛酸,结局更让人一下子接不上气,仿佛心都空了;而《租书店老板》的回忆带着几分得意满满的感觉,满得就要溢出来。我之所以拿这两文做个对比,其实是想说明两种心态,前者是失去、平静后带着痛的回忆,后者则是站在高山上望上山崎岖小路的意境。痛苦自然让人印象深刻,有句名言说,将美好的东西打碎后更让人忘不了。但这世上更多人过着的是平平淡淡的小日子,酸甜苦辣很容易被时间冲淡,《租书店老板》则变向的说明着,平凡小人物背后的故事同样让人难忘,美好的结局也能让人印象深刻。

文中末句是全文点眼之笔,“天下同志都要过我们这关的,我们够幸运了。”“珍惜”二字呼之欲出。

最后,提个BUG.这文其实有些跑题,名为“租书店老板”,但钱季鹰与沈斌的相识是因为租碟,而全文主要内容与书没多大关系,碟才是两人的红娘,文名叫〈租碟店老板〉或许更贴切吧,也不知道作者是不小心跑了题还是有意取此名拉近人物与读者的距离?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