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梦

耽美同人

耽美小说《戏梦》

戏梦 上卷

第一章

是我梦见蝴蝶,还是蝴蝶梦见我。

一觉醒来,一切都不同。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我又做梦了。

这个梦居然能看得很清楚,触目所及的东西都华丽漂亮到妖异。我坐起身来四处看。

宽大的玉雕出来的床榻,珍珠为席纱为幕。这里空旷的不象房间,倒象是可以拿来开美术展的大厅,壁上有琉璃灯,光晕居然是七彩的。

真是个漂亮的梦境。

希望可以多睡会儿,在这样美丽的地方多停留一会儿。

有人跪在床前,高高奉起玉杯:“殿下,您这一觉睡足了二十一天,请先喝些水。”

我有些昏昏然,把那杯子端起来,把水喝了。

“殿下是先沐浴还是先用些餐点?”那人一直垂著头,头发长长的漆黑发亮,束成一束垂在背上,细腰象是不盈一握。

我问:“这是什麽地方?你是谁?”

那个人身子一震擡起头来,我眼睛差点儿瞪出来!从来没见过这麽漂亮的一张脸,是超越了性别的美丽,很难说他是男还是女,唇红齿白,眉清目朗,下巴尖尖的,有种特别惹人怜爱的气质。

“我,奴才是汉青。殿下哪里不舒服麽?奴才去请文大人来好不好?”

“汉青?”我念了两遍:“名字真挺好听。”

以前做梦的时候,梦里的人好象都没有名字的。

这个梦还怪真实的。

连喝水的时候那种清甜的口感都这麽真实。

“嘻嘻,你长得好漂亮。”好不容易梦到一个美人,把握机会先占点便宜再说。

我翻身下了床,蹲在汉青的面前和他平视:“汉青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他惶恐地看著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有点摸不著头脑:“干嘛又点头又摇头?难道你不男不女?”

汉青的眼睛是水汪汪的,看到这样黑白分明的一双眼,一下子明白书上说的剪水双瞳是什麽样子了。

不过他的表情倒慢慢缓和下来了:“殿下刚睡醒就来捉弄人。舟总管不在,殿下可以不用这麽玩了。”

汉青咬住嘴唇,有些哀怨地说地看著我。

“嗯?”蹲著太累,我干脆坐到了地上。身地板是漆黑的不知道什麽石材,居然还透著点点金光。

想不到我这麽没想象力的人,会做这麽瑰丽精致的梦。而且梦里还有这麽漂亮可爱的美人陪我聊天。

汉青抿抿嘴,表情变得很正经:“殿下沈睡从来没有这麽久的,舟总管说请殿下醒来後先用些药粥,可以早些恢复精神。”

我哦了一声,汉青起身去端了一个托盘来,里面盛著一碗淡粉的粥。

“给我吃的?”闻著很香啊。

“是。”

我耍赖的张开嘴巴,啊了一声:“你喂我。”

汉青居然很听话的点了点头,拿起一边的调羹,舀了一勺粥送到我嘴边:“我一直温著,应该不会太凉。”

这麽漂亮的美人,用这麽温柔的腔调跟你说话……

乖乖,别说喂我喝粥,就是喂毒药,恐怕我也会乖乖向下咽吧……

这样的美人天天都能梦到就好了。

“殿下别吃太快,”他用丝巾替我抹抹嘴角:“小心呛到。”

不吃东西不觉得,粥一到嘴里,还真觉得肚子饿了呢。

我想起来,晚饭我就泡了一包面,因为鸡蛋昨天吃完了还没有去买,所以没吃饱……

唔,这粥真香。

顶级享受啊,活色生香的美人,这麽好吃的粥……

这个梦真美!

“殿下要沐浴吗?”

我咂咂嘴:“也好。”

这间大得不象话的卧室出门左转,就是一间浴室……

KAO,叫浴室是不是太委屈它了……

这个这个……

这简直是100*50标准游泳池啊。

不过,倒是跟电视电影里贵族洗澡一样,水气蒸腾,上面还有花瓣什麽的点缀,轻纱的帘幕被风吹得飘飘扬扬……

我心里就剩一个念头:绝,对,好,梦!

池子边上一大堆的瓶瓶罐罐,样样精致。

我往池子里一跳,溅起老大的水花,汉青本来站在边上,往後退了两大步:“殿下不要又顽皮,舟总管知道会说的。”

我抹抹脸上的水和花瓣:“我的名字叫殿下?”

汉青瞪我一眼,风情万种,不再跟我说话。

乖乖,天天让这种美人这样抛媚眼,不鼻血流尽早登极乐才怪咧。

想脱身上的衣服,擡起头来看看汉青:“你要一块儿洗?”

他急忙摇头。

“那你要在这里看我洗?”虽然美人是美,可是我不大习惯洗澡的时候,有人站在旁边看。

他表情象是十分委屈:“我得服侍殿下。”

哦。

做了一个从来没做过的美梦,梦里的美人还要服侍我洗澡……

可惜只是个梦啊。

一边感叹一边脱衣服。

汉青倒出旁边瓶子里的东西,温柔的替我搓洗头发。

那双手又白又细,摸上来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啊——销魂!

柔软的指尖在顶心处慢慢摩挲,我舒服得直叹气。

“殿下……”

“嗯?”我从善如流的应声。

“殿下今晚要召人侍寝麽?汉青好去传唤。”

咦咦咦?

我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梦还是限制级?难道还有美人可以陪我翻云覆雨?

汉青舀水替我冲洗头发:“殿下未醒之时,帝都遣人送来三位美人,殿下要不要见见?”

傻瓜才不要见!

谁知道这个梦能做到几时,不会把握时机的,那是木头,可不是我!

“都叫来啊!”我完全不顾形象,挥手大叫。

汉青疑疑惑惑看我一眼,躬了个身出去了。

我拉过一边的大块丝布抹身上的水,三步两步跳出池子拿衣服穿。刚才那件湿的已经给汉青收走,现在这一件也是精致非凡,淡紫色的纱袂薄如蝉翼……漂亮是漂亮,舒服也舒服,可是……是不是太女性化了?

算了,反正是做梦,想这麽多做什麽。

汉青一时没回来,我在那间应该是卧室的大殿里转悠。

不意外看到一面嵌在墙上的巨大琉璃镜子。镜子里映出一个人,淡紫色的衣裳半披半拖著,一头水淋淋的湿发。

肯定是我啦。

我在梦里……长什麽样?

又走近了一步。

现在看得很清楚。

“啊——”

惨烈的尖叫声,在空旷的殿堂里回响。我吓得倒退了好几大步,一*坐倒在地!

我KAO!

吓死活人的丑啊!

NND,就是做梦也不该让人变这麽丑!太伤人自尊了!怪不得身外一切都美好得超出我所能想像的。舒适到顶点的环境,漂亮温顺的美人,华丽的一切,包裹著个丑八怪啊!

这是不是一种互补?反正老天就是这样子,就是做梦,也不会让你做个幸福到无缺无憾的梦呢。

哎哟哟,*摔得好疼。我一边费力的揉*,一边爬起身来。

不知道*摔成四瓣了没有,摔这麽重还没把自己从这个不知道是好梦还是恶梦里的梦里摔醒,我今天睡得倒是真熟。

好疼……

不对吧,这麽疼,还不醒?我现在应该已经在我的单人床上睁开眼了才对啊。

“殿下。”汉青清亮的声音在身後说:“人已经带来了。”

我有点惊慌的回头看。

汉青站在一边,三个穿白衣的少年立在他的身後,低垂著头,身姿美好挺拔。TNND,刚才还自我感觉很美好,现在觉得自己活象是个锺楼怪人,站在这些美丽的人面前简直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汉青……”我声音有些抖:“这个,这个,我长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这半天吓著你了吧……那啥,快去找点热汤喝喝,睡一觉,好好收收惊……”

汉青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殿下!您又来了!去年您抹了十一次脖子跳了三次云天崖自毁修行一回,今年好不容易天天睡觉安静半年,怎麽一睡醒又折腾人!我会告诉舟总管的!真的要去告诉他!”

真不知道是谁被吓到。

虽然我的长相比较吓人,可他说的话也够吓人的。

还有一点儿,老觉得不对劲儿的。

我的*真的好疼,疼得我泪眼汪汪的,都看不清那三个美少年的长相,只模糊看个大概知道长得不错。

这麽疼我怎麽还在梦里不醒啊。

“汉青……过来。”我气息奄奄,无比消沈地说。

他小心翼翼走了过来。

“给我一拳。”

“啊?”汉青小美人化身石头。

“我说给我一拳!他X的这破梦我不做了!把我打醒啊!”

多年的经验,一般被梦中人打了踢了,一下子就会吓醒!

“殿下!”汉青柳眉倒竖:“您明明答应过舟总管他不在的时候一定安份守已,不可食言而肥。”

XXD,你不打我自己打。

擡手狠狠抽在脸上。☆油炸☆冰激凌☆整理☆那叫一个狠,打得耳朵嗡嗡作响,腮被牙磕破,嘴里全是血腥味。

疼!

真疼,太真实了。

可是!

眼前的一切都没消失!

我没有在黑暗的小房间里,没有在那张吱吱作响的单人床上醒过来!

恐怖的睁大眼睛,看著同样瞪大眼说不出话的汉青。

下一刻,恐怖的叫声又一次响彻这间寝室。

披头散发的我迈开大步乱跑,汉青愣了一愣就开始在後面追,一面追一面喊人。

“来人……拦住殿下……来人……”

我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这是怎麽了?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梦?

主观上鉴于我实在是跑累了,客观上围追堵截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我扶著石墙呼呼喘粗气,汉青小美人跟我隔几步远,也捂著肚子上气不接下气:“殿,殿下!我,我可跟您说,舟总管已经回,回来了!您再胡闹看,看看!”

“我管你粥总,总管,饭,饭总管!”我气急败坏:“我说你们认,认错人啦!”

他一手指著我,一手捂著腰,手指头点点晃晃的,却没力气再说话。

我比他的体质好一点,还有精力看看四周是个什麽样子。

乖乖。

要说这不是做梦,真的找不出别的话形容这地方的漂亮!

象是玉砌的宫宇楼台,花木扶疏,繁星满天。

象银子一样的月亮的光洒满这本来应该很甯静的象仙境一样的地方。

我不是做梦?

那我是穿越了时空?

好象只有这两个解释。

汉青拖著脚跟我往回走的时候,那一大群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人,必恭必敬亦步亦趋地跟在我们的身後。

扳著手指头想著我所知道的穿越。

有爬山穿坠崖穿车撞穿跳河穿电击穿走著穿坐著穿躺著穿倒著穿正面穿拿大顶穿走钢丝穿……

我这应该是属于莫名其妙睡著了穿。

明明是上床睡觉,定好了七点一刻的闹锺,早上还要去赶车呢。

居然莫名其妙在这里醒来,而且还变成一个丑八怪!

最後一点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一点!本来二十一岁从小到大,其貌不扬一直就是我一块大心病了。没想到人家穿越时空都是美呆了,我是丑毙了!

有没有搞错啊?谁负责管理穿越时空这块儿地界的?我要投诉!

穿越不怕,咱怕不美的穿越啊!

本来刚才还在期待有美人来侍寝……

现在的我简直无比沮丧。

美丽的色狼叫花花公子,不美的色狼叫流氓……

我越走越无力,我……我不要这麽丑的穿越行不行!

“殿下?”汉青疑惑地声音说:“您去哪里啊?”

我白他一眼:“回屋啊。”

汉青有些小心翼翼地说:“可这是去小星湖的路啊。殿下要去赏星?”

我汗一个!

这些路都长得一个样儿,我刚才一通乱跑哪分得出来啊!觉得这条象就走这条了!那你跟了半天,怎麽现在才想起来提醒我走错了路?

汉青指指左边的岔路:“殿下是刚睡醒,一时没认清,这边才是回去的路。”

你才是刚睡醒。

“老子跟你说了你认错人啦!”气得快发晕,可是对著汉青那麽一张秀气堪怜的脸,声音却没办法吼得理直气壮。

“殿下刚睡醒心情不好……回来多备些汤药。”汉青有模有样的跟後面的人吩咐。那些人一叠声的答应。

被他打败了。

不过,这个殿下,应该也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主儿吧。

刚才汉青说的那句被匆匆忽略的话“抹了十一次脖子跳了三次云天崖自毁修行一回”,我的天,是不是有什麽癔症啊?还是精神受过重大刺激?正常人会有这样的行为吗?

怪不得汉青对我这样的行为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无力……

走了好远的路才回到刚才那间大得不象话的寝殿。

虽然心情不好,还是得承认,这是个漂亮的地方,不知道是什麽石头所建的宫殿,精美而华丽,雪白的石阶在月光下微微发亮。

唉,这是个什麽地方啊!

远远就看到有人站在石阶上的平台处,月光**姿挺拔,穿著件长袍,长发束在头顶,发梢在风里轻轻飘动。只看一个背影,就让人觉得无限美好。

呜,更让我自惭形秽!

这里什麽破地方?为什麽人人都漂亮,连身後那些低头不吭声的侍仆模样的人都五官齐整,唯独我象是旱鸭子跑进了天鹅群里!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