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哥邂逅后花园

耽美同人

耽美小说《我与表哥邂逅后花园》

都28岁了,我还没结婚,也不想结婚,也不顾及家人和亲朋好友的敦促,因为我任性,而且是独苗,家人爱我拿我也没辙。

我有两个表哥,大表哥和二表哥。大表哥是大姨妈的儿子,二表哥是小姨妈的儿子,他们都结婚了,都对我很好。大表哥长得敦实,人也憨厚,工作好;二表哥长得精神,人也鬼道,是个混混。不过我却愿意和二表哥接触交流,因为和大表哥在一起总是我一个人在说话,他总是笑眯眯听。二表哥俏皮嗑多,话题也多,不会枯燥寂寞,自觉不自觉地就把我的情绪带出来了,时间长了我们哥俩也就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

我和二表哥有过亲密"接触",那是一次家庭聚会后留宿的结果。记得那次偏巧二表嫂不在家,天黑路远,加之又喝了不少酒,就在二表哥的盛情挽留下留宿了,并且和二表哥睡在了一个被窝里。半夜里二表哥亲了我,并且摸了我的下身,还把他的那根坚挺棒硬的家伙触到了我的挺尖上,我很难为情。他揉搓和撸动我的神经末梢,最后让我的“东西”狠很地喷射在他身上。那时很刺激,很羞愧,那可是我第一次在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性高潮和性快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沉迷于同性之间的情感快乐了。二表哥是我这方面的启蒙人。

在那次欢愉之后,和二表哥又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我逐渐开始反感二表哥的行为,但又不敢表白拒绝。二表哥抓住了我的心理,动不动就找借口和我在一起,不给我离开的机会,给我买来很多好吃的,请我到家里吃饭,用酒灌醉我,然后少不了疯狂地做爱了。其实时间长了我很害怕和他之间出现这样的关系,因为毕竟他有妻子,毕竟是我的亲戚,而且他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后来,他发现我的冷淡,不会与他做爱后便讨好我,居然找机会给我介绍了一个这方面的朋友。

那个人叫恒劲,长我8岁,身材和长相都是我喜欢的,尤其他的知识面令我十分佩服。我虽然讨厌二表哥的做法,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我喜欢的类型,我的思想便身不由己了。和他第一次见面就把我最隐蔽的地方给了这个人,他和二表哥的刺激绝对不同,我喜欢他。

恒劲是个"金领",有个好职业,有个好地位,只是和老婆的关系很危机,这也是他对我讲起之所以变成这样的人的因素。恒劲看起来很男人,一起逛街购物、吃饭都是他买单,都是他霸道,他总说:你那点“蛋糕”钱还是留着过河用吧!的确,那时我在一家宾馆当服务生,月薪也就千八百元,根本没法和他的高薪水比。恒劲对我很喜欢,经常下班开车去宾馆接我,然后吃饭,开房,一来二去,我在同事眼里成了另类新贵,他们对我们的关系也是猜测加疑惑。

恒劲原来有个BF,后来由于我的到来,舍弃了他。他说:你比他好,你身上充满了活气和性感,看见你,我就喜欢你,一辈子都想好好爱你!

我知道他说得还算是真话,因为他对我的确很在乎,从认识他那天起就没发现他再去“点”上,他也和过去乱七八糟的朋友断了,和我做爱的时候很投入,特别是我们做得非常合谐,这一点相当不容易了。

我拿他和二表哥比,发现恒劲才是我想找的朋友,这还要谢谢二表哥了。

有一天恒劲突然对我说:我们一起去南方生活吧,你能离开家吗?我看着他眼睛有些疑惑:你的老婆怎么办?工作怎么办?恒劲告诉我,他和老婆即将要离婚了,他净身出户,还准备辞掉那份工作,用多年积蓄去南方做份生意,当然是想和我一起经营。

我很感激他的好,但是我毕竟从小没有离开过家,外面一切很诱惑,很陌生,但也很害怕。我告诉恒劲:容我考虑三天,可以吗?恒劲看着我,轻轻亲了我一下:恩。

在送我去南方谋生的宴席上,大表哥依然是沉默寡言,二表哥却拼命地喝酒,最终把我灌醉了。我隐约知道是在二表哥掺扶下躺在了他家的床上,他替我脱去了袜子,又用湿毛巾搽拭我的前额和胸口,然后感觉他吻了我一口。二表哥哭了,很伤心地哭了,咿呀呀地说了他后悔什么、什么地把我推给了恒劲……。

我是在半夜被恒劲接走的。恒劲打电话来知道我喝多了,知道我在二表哥家就打车接了我,后来据说二表哥为此还差点和他动粗。恒劲把我带到了一家洗浴中心,用温水洗去了我的沉醉,然后又开了一间房,搂着我到直到天亮。那晚上我一直迷迷糊糊的,知道恒劲弄了我的“后花园”,知道他拼命地震颤。很久以后,这也是成为我不饶恕他的一条理由。

两天后,我随恒劲来到了广东增城市,这里是荔枝的故乡,气候炎热,绿树浓荫,山清水秀。也许从寒冷的地方一下来到了炎热的地方,温差的急剧变化导致我的喉咙、身体都感到了不适,特别是脸上居然起了很多痘痘,恒劲就笑话我。恒劲比我适应,也有力气,租房子、置办生活用品都是他一手操办,特别是他购买了一张大床垫,居然自己就挪进了卧室。

我很好奇这陌生地方,也感到从未有过的放松,但却一直不明白我们的将来靠什么来维持生活。恒劲也不细说,他只是做爱的时候会趴在耳朵边上说:乖,放心吧,面包会有的,一切尽在我之安排中。

我很信赖恒劲,非常喜欢他。他很强大,也有能力,毕竟是他舍弃一切把我带到了南方。我便暗暗发誓:要用一辈子的爱,对他!

来到增城一晃已经一个多月了,恒劲除了出去忙乎所谓的业务,就是陪我吃荔枝。

增城是个荔枝之乡,盛产好多好多名贵品种的甘甜荔枝,这是我在北方从未听说过的。我把很多荔枝名字记在脑海中,比如白蜡、桂味、黑叶、五月红,又比如糯米滋、小览、妃子笑……,楼下就是卖荔枝的,,鲜红的荔枝堆成了山,居然一元钱一斤。恒劲回来的时候就会往楼上大喊一声,我就把竹篮续到楼下,装上慢慢一篮子荔枝再慢慢拉上四楼的住屋里。恒劲和我趴在床上先从大的吃,再吃小的,一边还打着荤趣,直到吃得嗓子发咸,居然有一次我的鼻子流出了鲜血。后来知道荔枝属于火性水果,是不宜多食的。

有一天,恒劲从外面回来笑眯眯地告诉我:“宝贝,猜猜我给你带回了什么?”我没加思索就说:“呵呵,芒果呗!”,记得早晨他走的时候我曾说过想吃大芒果。他摇摇头,让我闭上眼睛伸出手,我刚闭上,就感觉有两颗荔枝模样的东西放到了手里。恒劲坏坏地说:“给你,你的睾丸。”我睁眼一看,果然有两颗红荔枝,就气得想撇到他身上。他急忙喊:“别介,这两个‘睾丸’可是我花了十八块钱买的,很名贵的‘挂绿’呦!”。我这才仔细看着手中的荔枝,发现它红红的皮中间果然挂着一圈绿色,而且色泽鲜亮。恒劲说:这是八仙过海中的蓝采菏播种的,抗战时期经过了战火洗礼,整个增城仅存活的两棵荔枝树所结的果实,很甜润的。经他这么一说,我果然想起增城的“挂绿园”、“挂绿宾馆”、“挂绿酒家”等等一批的“挂绿”。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