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我们哥几个

耽美同人

耽美小说《青春:我们哥几个》

我的开篇会把哥几个吓死,因为我想从这个说起……真的!

我在看一双脚我在看一双脚,我没有恋脚癖,相反,谁的脚上有点味道就会让我连他这个人都PASS,就是终生否定了,可我,现在真的是迷恋目前这双脚了,那足弓,那五个优美的脚趾(请原谅,当时我就只有这么一个词能形容那双脚),我就像个傻瓜一样痴痴的看着。

从来都认为造物主都是吝啬的,他造就一个事物,总是给伴随一些缺憾,所以我的人生观里,这个世界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偶发善心,你有财有势、婚姻幸福,可让你不孕,够狠吧;类似这样美中不足事我见得多了,所以也就相信了,这个世界就就是个不让你100%完美的世界可是,为什么,让我碰到了个120%100完美的人,男人,上帝难不成真让我万劫不复在新生入学第一年的晚会上,我这个—糊里糊涂的团支书组织了一个成功的晚会,我们团坐在操场上,就着烛光大家自我介绍,我沉浸在组织工做得成功中,直到有一个人唱了《999朵玫瑰》,娘的,比什么正逍唱得正点多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小子其他方面特帅特酷(以后直到的),歌儿令人销魂,足球是系主力,篮球一投一个准,连我自认为拿手的羽毛球在人家手里过不了一个回合,奶奶的,我从小自恋,我就没比你强的吗,我这团支书别当了,拿出看家本领乒乓球,结果什么旋转啊、大力扣杀啊,人家轻挥羽扇给我来了个灰飞湮灭,操,这是人么,当我灰溜溜败下来,我认真思考,这小子不是人,怎么什么都会、什么都精,由此一颗高傲从不服人的芳心暗许果不其然,跟我比学习,差的远了,那个歌好人好的大帅哥看着我玩着据拿了个++奖学金那个呆啊,我想,你傻吧你,我这才叫真功夫,真的,当时我真跟抗战结束那什么日本鬼子签投降书那么痛快,头闹简单,四肢发到,我于是给自己比他强找了个有说服力的理由可真的有说服力吗?那个学习的第一台简单了,我还是郁闷,他怎么什么都会啊我头脑发达,人家头脑也不简单啊,学习跟其他人比是中上的,人缘特别好,再就是一身让小女生尖叫的本事,我心话,死去吧你,可这么优秀的人,要是据为己有不好么,那多完美啊,然后自慰自恋,我们俩结合,至完美啊,还不得迷死我们班那帮欲语还羞的小娘们180左右的身高,随便穿个穿个运动服那个帅就就别提了,后来发现这小子混身上下都让人流连忘返,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啊,尽管我在回忆,仍忍不住情动,他说我当时是不识庐山真面目,我说除了你这堆什么我谁也不插,我真的不会讲故事在心里觊觎了人家帅哥一个学期,再开学,终于忍不住了,吹响冲锋号,发起第一次进攻了“鹏,你家弟兄几个啊”

“哦,两个,我还有一个弟弟”

“哥儿两个真好,不孤单,打架也有个帮手”

“哦,那你家就你一个男孩啊”,呵呵,简直就按我的剧本一步不差的演着,我信心徒增,极尽哀怨地“唉,可不是吗,我就四个姐姐,没人和我玩,从小就很盼着有个哥哥,有时候做梦都梦到突然有了一个哥”,其实,远没那么惨,全家人包括四个姐姐都金蛋子似的宠着我,变着法的哄我玩,还有家族中的一堆表哥表弟,整天不间断的这个来陪那个来陪得,因为我在家族的地位尊崇,表弟都得让这我,美好的童年我玩的那叫一个尽兴一个乌烟瘴气,就差上房揭瓦了,没办法,我的剧本要求我怎么可怜怎么演,所以我接着说,象是灵机一动地样子,又尽可能自然地“嗳(声调微上扬),鹏,要不你做我哥吧”

“行啊”

我的娘,我脸腾的就红了,朋友们,能理解我当时那份激动吗?大帅哥答应作我哥了,我有哥了,以后我有个凡事让这我,照顾我的哥了,以后衣服不用洗了,饭有人打了,睡觉有人哄我了,在我的概念里,凡是成了我的姐姐妹妹哥哥弟弟的按家规规定就应这样对我天经地义,再想到大帅哥给洗衣服时,其他人见了还不都得呆掉,肯定都想,这是谁啊这么魅力能让大帅哥给洗衣服,答案是那个人就是我,那份荣耀,(实际上图的不是为了让人洗衣服是为了这份虚荣,从小就虚荣)我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我永远铭记此时此地时间——公元199*年3月*日晚7点半——8点左右地点——大学二教一楼自习室男卫生间要说这地点不怎么浪漫,可谁让我来嘘嘘,他也来嘘嘘,当我面脱裤子让我春心萌动,不知死活了;于是我就在我们净手的时候导演了这一幕,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撞好了日子卫生间都是吉地。

短短的几秒钟我脑子里就转悠了这么多念头,于是趁热打铁,继续得寸进尺,“哥(心里叫得,没好意思),咱俩出去走走吧,学的有点累了”

我当时的神情已经成功的转换成了喜悦中透着娇羞状,喜悦是给他信号,你给我当哥我很满意我终于了却了我毕生没哥哥的遗憾,和我从小的悲惨遭遇相呼应,娇羞是为了让我哥(呵呵)觉得我含蓄,毕竟感情的事非同儿戏“行,拿书包去”我哥又痛快的答应了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这个厕所——————————那个厕所现在还在,只要我回学校是必去的,没尿也要嘘嘘几滴,作为对他的报答“哥(我小声地,含羞带怯地喊出了我的第一声),喜欢我做你弟弟吗”除了校门,我直白的问“恩,你挺好的”他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凭空多了一弟弟,也要有个适应过程当时我觉得我们学校门口卖小吃的大妈都那么可爱,于是决定给他笔生意,“大妈,来两瓶酸奶”我说“我买给你”我哥说花儿开了,心花儿开了,这是我一生中喝到的最好喝的酸奶,这那是酸奶啊,是蜜,比蜜还甜,不对,应该是蜜酒,我真的醉了

并肩走在校外的马路上,觉得一切都变了,我知道我的心正在逐渐被一种情愫填满,而且这种情愫一直还在不停歇的堆积,仿佛要溢出来,,我有种要大喊的冲动,不知道是为了让路人和我分享幸福,还是我的心脏已经无法承受必须得发泄出来,要不就要被幸福压死了。本来认他当哥这只是我的一个“手段”,是达到最终目的跳板,但没想到我仅仅站在这个跳板上,就已经魂飞天外,欲死欲活,无法自持了,设若当真从这个跳板再往上跳,是不是足以让我癫狂到一直飞往西方极乐世界也未可知 .尽管对人家起初动的是“邪念”,但那个晚上,在心里流畅的是圣洁的东西,也许是亲情,可是亲情没有这么汹涌,也许是爱情,但爱情没这么厚实,至今我也无法给那个晚上一个定义,如痴如醉回到宿舍楼,我们不住一个宿舍,斜对门,进门前,他说“晚安”

各位看官应该可以想象得到,我这个“晚”岂能“安”得了,那叫一个非同一般的躁动阿,平均20秒翻个身,平均10秒莫名其妙的笑一次,平均一个小时掐自己一次(以便证明不是做梦),对面老五频频偷窥、惊恐异常,下铺平时巨老实本分不惹事的老八,也忍不住拿书敲了床板,我无暇顾及,继续如一只本来有点神经病又吃了兴奋剂的猴子般折腾不休,最后不知又过去多少时间,睡着了。

一早,对面老五萎靡的问我,六阿,昨晚怎么了,睡着了还笑个不停。于是我知道,我肯定做梦也笑呢,老五一个晚上没得安生。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