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少受翻身记

耽美同人

耽美小说《倒霉少受翻身记》

伴随着隆隆不断的响声,夜空中开着绚烂的烟花,一朵接着一朵,五颜六色……

等等,我干嘛在这里欣赏烟火?!大年初五的半夜,坐在自己家门外冰冷冷的台阶上!呃……好吧,那个不是我家,是我租的房子,只是很不幸,它又被租给了别人……

所以,我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可怜虫,总不可能去公园和流浪汉抢位置睡吧……这么晚了,也没车可以回爸妈那里了。于是乎,只有坐在屋外,饿着肚子,观赏烟火,享受着寒风的同时打着哆嗦……

大过年的被迫流落街头……恐怕没有人会比我更倒霉了吧。

阴魂不散的厄运是从腊月二十七那天开始缠上我的。

农历去年的腊月二十七,正好是阳历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我打工的那家咖啡厅的人事经理很不给面子的排了我整天的班,理由是,很多同事要陪着女朋友过节,人手严重不够,我没有女朋友,所以,上班。

天地良心,没有女朋友就不能有男朋友吗?呃……当然,这话是不能随便对人说的……所以,不幸的我,只好认命。

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熬完了一整天,终于在晚上见到他了,但是他却突然对我说,要分手。

“给我一个理由。”当时身处无比热闹的酒吧,但是我只觉得浑身冰凉,除了他的声音几乎什么都听不见。

“因为我注定要和一个女人结婚……你应该明白,事业对于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他点上一支烟,拧着眉望向窗外。

是,我明白,为了得到老板的亲睐,他可以把一个忠心耿耿、一心为公司的员工形象演得淋漓尽致。而像他这样仪表堂堂有年轻有为的男人,老板当然希望 他成为自己的乘龙快婿。而他,即使一点也不爱那个女人,也会答应娶她,并且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因为那是达成目标的最佳捷径,是很多人求也求不来的。

交往了将近三年,我当然明白,他就是这么狠心的男人,只要是想要得到的,绝对不择手段。

我以为起码,他对我的温柔是真的。可是很不幸,对于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来说,一个同样是男性的情人,绝对是他致命的污点。

从一开始我就懂,即便这么久以来,我被弄得遍体鳞伤,我依然不想放弃他,是因为我真的爱他。

只是没想到即使我假装不介意,我们的关系还是这么快便走到了尽头,而终结者,竟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好,”连我自己都有些惊讶当时自己的干脆,拿起面前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自认为笑得毫无芥蒂地说了一句,“后会无期。”便拍拍*走人。

可是当天晚上,一时冲动喝下去的那杯酒精含量超高的东西差一点要了我的小命。

我在路上走得跌跌撞撞,不知道撞到多少人,害多少司机差一点变成肇事者。

吐了一路总算舒服了点,可是也累到不行,居然就当场找了个地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完全是被冻醒的,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完全亮。

当我下意识地想要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居然从我以为它是床的地方摔了下来。

疼痛终于让我清醒了,紧接着我接连打了五个喷嚏,此后,大脑才终于接受到全身冰冷的讯号,我打着哆嗦爬了起来。

环视周围,我发现自己在人行横道旁的花坛的大理石短围墙上面睡了一个晚上,我开始佩服自己顽强的耐寒能力。

另外,实在很神奇的是,我睡在这个大约只有两拳宽的地方居然一直坚持到早上才从上面摔下来……

我跺着脚,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将双手插进口袋,想要确定回家的方向时,我才突然发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我的钱包不见了。

一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在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全部仔仔细细搜过一遍之后我确确实实地发现……钱包、手机、手表,甚至连学生证还有钥匙都不见了,另外,钱包里面除了我刚刚领的整整一个月的薪水之外,还有我的身份证、银行卡、公交IC卡和KFC的优惠券……

还好那个小偷有点良心,没趁我睡着了把我衣服也扒光了……

如果真的那样,我一定可以上今天晚报的头版头条,标题是——情人节次日早晨,本市大街上惊现一quan*男尸。而且,很丢脸的是,此人还是被活活冻死的……

看看路,离家还有好几站路呢,打“11路”回去了只有……

好不容易走回去了吧,找房东太太借钥匙开门,她居然还莫名其妙地凶了我一顿,我只当她更年期,没理会。

进了房间关了房门还听见她在外面嚷嚷什么如果再不交钱下个星期就把房子租给别人之类之类的。

我招谁惹谁了我?我不就是领了工资补交租金来的吗,但是半路被偷了也不是我的错啊……不行,这话不能让她听见,不然准保今天就将我扫地出门了,好歹拖的一天是一天。

突然觉得头痛欲裂,于是干脆倒到床上装死。

谁知做梦梦到经理对我说,你今天迟到3个小时又23分钟,你今天的工资没了,明天也是白干的。

我腾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随后,发出我这辈子最惨最惨比杀猪还要刺耳的尖叫:“我迟到啦!”

不用说……我下午3点才匆匆赶到咖啡厅,得到的结果还真的梦境没差多少。

我一辈子没做过预知梦,真不知道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为什么奉献给这事儿了,要是能梦见哪期彩票的头彩号码我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不是?

唉,算了,白日梦还是不要做,越做越伤心。

我强打着精神,不情不愿地挂着职业笑容撑到打烊,脸都快要抽痉了。

突然想起答应老妈二十九要回去过年的,于是去找人事经理干巴巴地陪笑,他一记白眼丢过来,“你爸妈不就住在这座城市的那一头而已吗?还用得着请假?”

于是,大年三十前一天,我干了一天没有工资可拿的活,找同学兼同事张耀宇借了50块钱做路费,灰溜溜地回家了。

回去一看家里喜气洋洋,正在为三十的年夜饭作准备,也不好提被偷光光的事情。

只有帮着老妈包饺子,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笑得很开心地说过得很好,其实心里在滴血……

不料,正暗自感伤的时候一个不留神,把煮沸的锅子打翻了……

还好穿得厚,轻度烫伤,不过整个胸前一大块皮肤都遭了殃。

于是,我在医院的急症室里,在被医生上绷带的同时,凄惨地迎接了除夕凌晨的到来。

不用说,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是在床上躺着过的,倒也相安无事。

唯一受打击的是,由于我没去奶奶那里拜年,所以没收到压岁钱……

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居然……好吧好吧,反正我也过了那个年龄了。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