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别跑!

耽美同人

耽美小说《姐夫,别跑!》

十年前,顾家明放弃学业,带富家女凌岚私奔。妻子生下一个智障的小孩後去世,家明独自一人将孩子拉扯大,艰难的生活锻造了他“蟑螂般的自尊”和“!面杖般的神经”。十年後,家明偶遇了自己的小舅子,谁知这个酷似姐姐的少年竟对自己恨的咬牙切齿,声称要让他“罪有应得”……

第一章同过去的十年相同,在本市最差地段的一栋破旧公寓二层,家明迎来了又一个鸡飞狗跳的早晨。

与以往稍有差别的是,今天是他三十岁生日。

十岁的儿子小安举著爸爸的一只皮鞋,一边尖叫一边在屋里横冲直撞。家明追在後面左扑右扑,怎奈小安虽智力比同龄小孩低下,身体的灵活度却高人一等,一条小泥鳅似的,无论如何也抓他不到。

“呼呼……”家明已累得两腿发软,弯著腰喘粗气,“臭……臭小子……爸爸认输了……快点还给爸爸吧……”

小安靠在窗台边,嘻嘻笑著,好像完全没听见,眼睛不知道在看哪里。家明稍微缓了缓,趁儿子不注意,开始蹑手蹑脚的靠过去,一个猛扑。

人是扑到了,可那只鞋却划了一个完美的弧线,飞出窗子,紧接著,楼下传来尖厉的刹车声。家明探出头去,看见自己的鞋正躺在一辆纯黑的蓝博基尼顶上,不知有没有砸凹车板。

小安啪啪的拍起手来,哈哈怪笑,家明忙伸手捂住儿子的嘴巴,将头缩回来。

老天爷,这辆外形怪得像UFO似的超豪华跑车,若是被那只破皮鞋砸出一个小小的坑,或者划掉一毫米的漆,怕是他父子买一送一也赔不起啊!

小安觉得难受,开始扭动著身子,想挣脱,家明两只手臂用力夹著他,爬到同一侧的阳台,透过底下的栏杆偷偷往外瞧。

只见车上下来一个穿一身白衣的人,拾起车顶的鞋,抬头向上望了望。家明看不清他的长相,只觉得这张脸非常非常年轻,衬著一身白,醒目耀眼。

只有有钱人才配穿一身白,像自己,白衣下一秒就会变灰衣。

家明往自己身上瞅瞅,父子两个趴在地上,滚一身尘土,脸上还粘著蛛丝,不禁苦笑。

再调过眼去看下面,却令他大惊失色,车主竟然拿著鞋进到公寓里来了!

一间一间的房门被敲开,有房客惊异的声音:“什麽?要我试这只鞋?”

接著是房东呜哩呜噜的解释,家明竖起耳朵,但始终听不到那车主的声音。

脚步声渐渐靠近他们这一间,家明压低声音恐吓儿童:“不许出声不许动,不然被大魔王抓去煮了吃!”

小安只有三四岁幼儿的智力,固然听不懂这样十八禁题材,不过却出乎意料的配合。

“咚咚咚……”

终於敲到自家门,家明紧张的摒住呼吸。

只听房东说:“这家已经欠了好几个月房租,大概早早就躲出去了……”

这时,一个年轻的声音忽然问:“这家人姓顾?”

显然是看了门口的名牌。

“是,父子两个。”

“赶他们走,欠房租我补给你。”

啥?!房子又不是你的,你凭什麽轰我走?!你若是钱多撑的难受,我倒是不介意你帮我缴房租。

家明心里骂著,差点就激动的拉开门去同人打架,握了半天拳,想到人家汽车的高昂赔偿金,还是决定不要去投案自首的好。

“我最讨厌姓顾的。”车主甩出这句话,语气中满含憎恨。

家明听著人声远去,又跑回阳台,见那一身白的年轻人将他的鞋丢进车子的後箱,钻进车里,那辆UFO呼啸著,眨眼就不见了。

家明叫苦不叠,自己只有这麽一双皮鞋,被拿走一只,怎麽去上班?

记得上次鞋子被小安拿到水盆里去泡,他只好穿双旧球鞋去公司,结果被部门的经理指著鼻子一直骂,差点炒掉他。

现在怎麽办?

家明从兜里翻出所有的钱,减掉这个月剩余几天的饭费、通勤费、小安的营养费……

刚好够买两个鞋跟!

家明扯著头发发愁,一旁的小安拉拉他的袖子,说:“爸爸,拜拜。”

家明看看表,是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迟到说不定也会被炒掉。

这时,忽然响起敲门声,家明下意识的又去捂儿子的嘴,却听门外甜腻腻的说:“顾大哥,别装了,我知道你在家。”

原来是住隔壁的寡妇朱美。

平日这个风流寡妇总爱调戏他,不过人是很好,遇到他加班的时候,常帮他照看小安。

知道不是催债的房东,家明放心的去开门。朱美穿著桃红色的紧身低胸背心,黑色的超短裤紧紧包著肥大的*,做娇慵美人态斜倚在门框上,涂满大红蔻丹的手指上勾著一只皮鞋。

她冲家明抿嘴笑说:“顾大哥,刚刚我一看那只鞋,就认出是你的。”

家明苦笑。

“你只得那一双皮鞋吧,怎麽去上班呢?”她身子往前凑了凑,胸挺了挺。

家明下意识的後退一步。

朱美将手上的皮鞋举高了一些,继续逼近:“刚好我还留著我那个死鬼老公的鞋,跟你尺码差不多,借你救救急吧?”

家明没有再退,任由那对大胸脯在自己胸前蹭啊蹭啊,接过皮鞋:“呃……另外一只……”

“另外一只噢……呵呵呵呵……”朱美母鸡似的笑起来,“找不到了呀!”

家明只好继续苦笑。

关严窗子,将家里所有利器和危险的物品锁进柜子里,家明蹲下来嘱小安:“乖乖听话,不许捣乱,爸爸晚上带章鱼烧给你吃。”

小安没有回答,嘻嘻笑著的看他,身子扭来扭去。

家明站起来,叹了口气。

喜欢 or 分享 (0)